侠客岛:教育不去殖民化 香港怎么有未来?_ 新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0
  • 来源:万州区资讯网

  原标题:[岛妹说]教育不去殖民化,香港怎么有未来?

香港中学文凭考试。图源:GETTY IMAGE

  5月14日,相当于内地高考的香港中学文凭试历史科有道必答题:结合试卷材料,回答“是否同意‘1900—1945年间,日本为中国带来的利多于弊’的说法”。

  考题以1945的时点暗示日本侵华战争,两段材料却选在1905和1912年,内容要么是日本接受中国短期法政留学生、要么是日本借款给中国支持北伐战争,均为日本对华“援助”“支持”,绝口不提日本侵华暴行。

  根据此番材料,能得出什么结论?难道是日本对中国近代发展“颇有贡献”?

  一位香港教育界人士说得好:“若让学生作答同意观点,是引导学生做汉奸。”

    偏颇

  作为专业考评机构,香港考评局历史题目设置严重违背公正性和中立性,需要认真反思检讨。

上述考试试卷图。图源:网络 

  对此,考评局是这么反思的:历史科如其他科目考试一样设有“审题委员会”,负责拟定试题及评卷指引,要“成员一致接受之后才正式定稿”。这似在推脱说试题拟定和评判是集体决策的结果。

  一位香港通识科教师向香港文汇报爆料,称考评局评核发展部通识科高级经理卢家耀或存在滥用职权行为。卢家耀多次在评卷员会议上宣布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(教师成员涵盖幼儿园至大学各阶段)理事张锐辉为试卷主席,负责领导拟定试题及评卷参考。

  而这位试卷主席,除通识科教师、教协理事身份之外,亦是非法“占中”、修例风波中的反政府者。

    私货

  再来看香港考评局评核发展部负责历史科的经理杨颖宇。据港媒报道,其涉嫌多次在脸书发表不当言论,如“没有日本侵华,哪有新中国?”杨颖宇公然在社交媒体发布冷血仇恨及政治立场强烈的言论,美化日本侵华史,令人震惊和愤怒。

  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质疑杨颖宇的政治立场影响了试题设置。香港教协则反对称,教师“享有言论自由及表达政见的权利”,“私人领域发表的言论属个人私隐,应受尊重和保障”。

  针对历史科的拟题,教协认为,“以开放式的题目为主,评分着重考生对重要史实的全面掌握,而非考生的立场”,材料仅是辅助立论,考生未必要认同,作答时也需要援引史实,并非仅靠参考材料立论。教协还斥责教育局再次“以政治凌驾教育专业”,要求撤回取消该题目的决定。

  教协所言,实是一种狡辩。

  实际上,香港文凭试争议绝非偶然。据香港文汇报梳理,2017年历史科试卷曾引用“某压力团体”1982年的意见调查,称“七成受访者期望香港维持英国殖民统治现状”,要求考生“推断香港人对香港前途的一项忧虑”。

  “忧虑”一词既出,出卷人的立场不言自明。一如既往地“带节奏”,怎能被称为“开放式题目”?

  文凭试通识科试卷多年来屡现颇具误导性的政治题目,并将攻击“一国两制”实践、诋毁特区政府与国家的观点设为高分参考答案。考卷竟沦为“港独”强助攻,“毒题”更为泛政治化教育扰乱校园大开方便之门。

香港市民团体在教协外抗议。图源:大公文汇全媒体

    积弊

  据港媒报道,香港学童早在幼儿园时期就接触到包含“反中”、美化殖民史的内容。

  香港某小学常识科教师在授课中称,鸦片战争的起因是“英国为帮助中国消灭鸦片”;

  某初中中国历史科教科书引述“英国历史学者”观点,批林则徐“毫不考虑禁烟对中英关系的冲击,轻率地单方面严禁鸦片,是不明智的做法,最终酿成战争”;

  2009年起,通识教育进入香港高中必修科目,却被用来输出偏激政治观念,非法“占中”发起人之一戴耀廷曾参与其中,将通识课本改造成“占中行动指南”。

  肆意颠倒黑白、美化殖民统治的教师和教材一再出现,到底谁在处心积虑地大搞“政治凌驾专业”?

  2010年,特区政府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,遭反对派抹黑阻挠而流产。国民教育的长期缺失、通识课程的政治误导、一些教师不负责任的挑唆示范,让香港莘莘学子深受毒害,受煽惑利用走上街头甚至滥施暴力,成为乱港分子操弄的棋子和筹码。

  香港警方近日公布数据,修例风波中8001人被捕,其中有学生3286名。自去年6月至今年1月底,香港教育局共接获171宗有关教师专业失当的投诉,大部分涉及发表仇恨、诅咒言论。

  教师,原本是传道授业解惑的神圣职业。如今,香港一批教师竟然篡改历史真相,向学生植入激进政治立场,将混乱和暴力引入校园。此等人实为教师之耻,亦令香港教育界蒙羞。

  香港回归20多年,香港教育却未完成“去殖民化”改革,导致许多香港年轻人对国家和“一国两制”充满偏见,令人深感遗憾和忧虑。教育系统乱象丛生,教师、教材、考试、学校、管理乃至制度性设计都存在不少问题,已经酿成种种恶果。

  香港教育界必须尽早剔除害群之马,切断伸向校园的政治黑手,而这首先必须从整顿教学内容开始,在价值观标准上“去殖民化”以正本清源,否则受毒害的是一代年轻人,付出代价的是整个香港社会。

  文/东篱旧友

点击进入专题:
聚焦香港局势

责任编辑:吴金明